正正经经谈恋爱——西西特

2019-09-01 00:29 关键词:谈恋爱网 分类:恋爱 阅读:53

总书评数:28948 当前被收藏数:46122 营养液数:28088 作品积分:987,236,480

《正端庄经谈爱情》作者:西西特

案牍

宴好是颜狗,看到江暮行的第一眼就想跟他好。

超等黏人/偏执/诱受VS外表冷漠/暗撩/内揣宠媳妇大全攻

甜/糙/日常

内容标签: 花季雨季 甜文

搜索关键字:配角:宴好,江暮行

作品简评

宴好喜好江暮行,高二快结束的时候,他寻思高中糊口即将迎来扫尾的一年,不能不展开追求,就以补课为由找上了江暮行。跟着日常中的相处,宴好发明他的这场暗恋并非单行线,旁边另有一条虚线,在他的摸索以后,渐渐清晰起来。那条线是江暮行的苦守与爱,与他一起同业……本文是校园题材,双向暗恋,盘绕着配角从差等生变成劣等生,实现空想这一中央点,报告了少年们的懵懂,勇敢,保持,发展,以及陪同。文风轻松,主动励志,值得一读。

第1章

  “啧,今天这个妹子比今天谁人妹子要甜,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,甜的汁水都快爆出来了。”

  杨丛眼睛瞅着楼下,羡慕地直咂嘴,“班长好福泽啊。”

  宴好咬开一颗生果硬糖推动嘴里,苹果的香味瞬间缠上舌尖,杨丛还在叭叭,他忽然伸腿踹了下桌角:“你烦不烦?”

  杨丛恶心巴拉地扁扁嘴:“小好,你凶我。”

  宴好阴恻恻地扫曩昔。

  杨丛立马做了个闭嘴的手势。

  宴好拿根主动笔转转,放下来,又转,反复片刻,劈头盖脸地问一句:“你觉得我怎样?”

  杨丛懵逼:“啥子?”

  宴好撩起有点长的细碎刘海:“换个问法,我如此,过得去?”

  额头光亮饱满,眉眼清秀至极。

  却又因眉心那一点朱砂痣,无端生出几分媚态。

  杨丛竖起两只手的大拇指:“过得去,过分得去了。”

  宴好放下刘海。

  杨丛老爸爸一样忐忑地搓手:“怎样了这是?”

  宴好叹息:“思春了。”

  杨丛严肃掐决:“妖精!速速从我儿体内滚进来!不然我定要你永久不得超生!”

  宴好扯唇:“傻逼。”

  课堂门口进来一人,蓄着清爽短发,个高,肩宽腿长,眼褶深,眼长且锐利,鼻梁高挺,唇薄,表面立体清楚。

  外形出挑,气质极冷。

  江暮行,一中校草,高二(1)班班长,学霸。

  颜高,颜狗看一眼就死。

  比如宴好。

  “嘎嘣”

  宴好把糖咬碎。

  另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暑假,以落后入高三,再是一百天倒计时,高考。

  时候不等人,他必需要快点行动了。

  ——

  下学后宴好慢悠悠地收着课桌。

  杨丛书包都背好了:“爷,您利索点?”

  宴妙手一挥:“你先走吧。”

  “卧槽!”杨丛不干了,“说好的一块去耍游戏,你唱的哪出?”

  宴好把课本堆一块:“明早给你带四时锦的烧卖跟豆浆。”

  “得嘞,明儿见。”杨丛敏捷儿的滚了。

  电扇呼啦啦地转着。

  课堂里响着谈笑玩闹声,挪动桌椅声,瞎吼乱叫的歌声,不锈钢勺在饭缸里擦晃的清脆声响……

  挺喧闹的。

  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就是下学独占的交响乐。

  宴好内心有事儿,听着烦躁,他后仰着靠在椅背上面,拇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主动笔,看笔心暴露来,缩进去。

  余光不时瞥向第一组第一排,坐在过道那边的宽阔背影上面。

  宴幸亏最后一组最后一排靠窗位置,跟他恰好是斜对角,像是隔了一条银河。

  课堂里的喧闹声渐渐减弱,留宿的走读的都溜了,宴好不知不觉从偷看变成堂堂皇皇地紧盯,他把双手放在课桌底下,指缝交叉着用力捏了捏,起家拿着数学卷子走曩昔。

  “班长,我有道题不会,你能不能给我讲讲?”

  江暮行把摊在面前的英语习题册收起来,语气冷漠:“哪道题?”

  宴妙手指指:“就这个。”

  江暮行扫一眼:“公式没背?”

  宴好挠了挠微翘的鼻尖:“背了,不会用。”

  江暮行画了条辅助线:“会了?”

  宴好点头:“不会。”

  江暮行垂头写解算历程,笔迹爽利劲头。

  宴好看他露在校服衣领外的那截后颈,看他垂下来的密长睫毛,解题时轻抿的唇角,拿笔的手,视线一通乱瞟,喉结上下转动着,心神模糊。

  江暮行停下笔,开始讲题,讲完就重新翻开习题册。

  “我没听懂,”宴好低伏在一堆书上,活动鞋的鞋尖在地上蹭蹭,“再讲一遍行不可?”

  江暮行淡声道:“心机不在这上面,讲一百遍都没用。”

  宴好心虚得吸口吻,牙齿咬到了舌尖,疼得他蹙了蹙眉心,他故作冷静:“班长,你甚么意义?”

  江暮行侧过脸,眼皮一撩。

  宴好惊得屏住呼吸,肾上腺素飙升,心脏扑通扑通乱跳,那声音太响了,在他耳朵边回荡着,这让他不知所措,拽了卷子就走。

  结果没留意卷子一角还在江暮行胳膊上面,他一拽,用力过猛,闻声了“呲”地一声响。

  “……”

  宴好用力揉搓几下烫热的耳朵,装成很轻松的模样:“班长,我卷子坏了。”

  江暮行把胳膊上面的那一块拿出来。

  宴好伸手去接,没走,硬着头皮道:“借我胶带用一下。”

  江暮行给他半卷胶带。

  宴幸亏过道劈面的坐位上坐下来,把卷子拼好,扯了一截胶带,头歪着靠近,正想用牙咬断,又改变主意:“班长,借一下小刀。”

  一把蓝色小刀丢了过来。

  宴好把刀刃拽出来,切断胶带,他还在想话题,后门口就进来两人,端着饭缸,带进来一股饭菜香。

  那两人看到宴好跑到第一排去了,愣了下。

  当他们目击他把胶带还给班长时,脸色可谓诡异。

  ——

  晚霞编织成大网将黉舍覆盖在内,温顺又缱绻。

  宴幸亏车棚开锁,行动很慢,比及江暮行往这边过来,眼里的阴霾才褪了下去。

  江暮行的车很旧,跟他脚上的鞋一样,但都非常清洁。

  宴好想跟他措辞,气氛又被人给打乱了,这回是下昼在樟树底下表达的女生。

  江暮行把玄色链条锁放进前筐里:“有事?”

  女生见有第三人在场,有些含羞,声音放的很轻:“我想过了,我们可以做朋友。”

  江暮行面无脸色。

  女生美艳的脸一白,红唇嗫嚅着:“朋友也不可以吗?”

  江暮行道:“歉仄。”

  女生眼眶刷地一下就红了:“那我……我如果没跟你表达,不跟你说,不让你晓得我的心机,能否是就可以做朋友?”

  江暮行推着车往车棚外走。

  女生想抓他校服,却被他回头的那一眼吓得把手缩回去。

  “江暮行,你喜好甚么样的女生,我可以朝着那个偏向努力的,我一定可以做到。”

  “没故意义。”

  江暮行说完就骑着车走了。

  女生哭得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,宴好给她一包纸巾,犹豫着问:“同窗,你喜欢我的班……我们班长多久了?”

  “很久了,”女生边哭边说,“重生代表大会他上去发言,我,我就……”

  宴好抿嘴,没他早。

  女小孩追江暮行,难度系数很大,看性格学问长相身材觉得之类的,男生的话,各项原因利害都是屁,只能等一个奇观。

  宴好等啊等,一晃眼,高二都快走完了,日子过的太快,让他措手不及,又很恐慌。

  望了望远处的身影,宴好眼底盛满了光,他跨上车,快速踩着脚踏板追上去。

  江暮行出了校门,拐向左边那条路。

  宴好也那样拐,跟他一个偏向,主动屏障了路上的行人跟车辆,好像就他们两小我,在青春幼年的尾巴上相依相伴。

  这么想着,宴好的唇角就翘了起来,经过一家冷饮店时,他回头笑:“班长,我请你喝东西。”

  江暮行一声不响。

  宴好捉住他车后座,不让他走。

  未几时,两辆自行车停在路旁,两个少年并肩而立,沉静着喝盐汽水。

  宴好咬着吸管,舌尖抵了抵:“说是盐汽水,实在也不咸,甜的。”

  江暮行看落日:“饮料都市放糖。”

  宴好看的是看落日的少年,画一样,好看的不实在:“班长,你很缺钱吗?”

  江暮行仍旧看下落日。

  宴好用手背蹭掉眼睛上的汗珠:“我见过你在餐厅内里打工。”

  江暮行没什么反应。

  宴好不假思考道:“我还见过你从一家教诲机构出来。”

  江暮行侧垂头,望着他。

  宴好呼吸一滞,忽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半响,江暮行启齿,嗓音凉薄:“你想说甚么?”

  宴好喝两口汽水压压惊:“是如此,我是家里给买进一中的,也就是说,只考到了可以费钱的谁人分数线,跟你们本身考进来的不是一个底细,差多了。”

  “下学那会你给我讲的题我是真不会,也听不懂,上课跟不上,老开小差。”

 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宴好不自在的顺顺刘海,盖住眼睛。

  江暮行垂头看腕表。

  宴好晓得他时候上很有计划,要去打工,就把语速提快了点,背上密密层层一层汗:“几门学科内里,我英语对照好,理综还行,语文一般,数学最垃圾,大概是它爱我爱的深邃。”

  “我爸之前有给我请家教,是个呆板的老头子,沟通上有代沟,没多久就退了。”

  宴好把手内心的汗蹭在汽水瓶上:“以后换了个年青一点的老师,性格上跟我又合不来。”

  有几个小姑娘来买饮料,羞怯地打量江暮行,窃窃私语着甚么“好高”“好帅”。

  宴好的思想被打断了,发着呆。

  江暮行第二次看腕表,好像很急:“我要走了。”

  “等会!”

  宴好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番笕味,垂眼看鞋面,声音很小:“班长,你学习好,一直是年级第一,跟我又是同班同窗,同龄,同性,我觉得我跟你会很合拍。”

  江暮行像是没听清,眉头一皱:“大点声。”

  宴好舔了舔发干的唇角,音量拔高点:“我的意义是,我爸对我寄予厚望,我急需一个家教,要不你一对一的给我补课,我付你课钱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  这篇文就谈爱情。

第2章

  江暮行听了宴好的倡导,没有答应,也没回绝,说会考虑。

  宴好内心烧得慌,一夜没睡,早上带着一对黑眼圈去的黉舍,进课堂走的前门,眼角往江暮行那里偷瞄,上讲台的时候一脚踩空,摔了个狗吃屎。

  脑门严严实实磕到了讲台,“咚”地一下。

  前排同窗被巨高声响给吓了一大跳,纷纷起家检察。

  宴好晕了一小会,两眼冒金星地爬起来,蹲在讲台底下捂着脑门暗骂。

  江暮行从坐位上起来,走到讲台边问:“有没有事?”

  宴好马上不骂了,贰心跳加快,措辞时声音闷闷的,浑然不觉地搀杂了几分委曲:“有事,头上撞了个大包。”

  江暮行嗓音低沉:“我带你去医务室。”

  说着就让副班长保持一下次序。

  宴好把书包放讲台上,让杨丛过来帮他拿回坐位上面,还没下楼就收到他的短信。

  -阿又噢K?

  今天早自习是英语,哥们骚了一手,并且希望伙伴骚归去。

  宴好不想回,又怕他作出浪来,还是回了一条。

  -发因。

  宴好把手机揣兜里,边走边问:“班长,你考虑好了吗?”

  江暮行唇角冷硬:“没有。”

  宴好吹起刘海,发梢扫过额头大包,疼得他“嘶”了声:“有那么难考虑?”

  江暮行沈默不语。

  宴好走着走着就慢下来,看他后脑勺,目光贪心且炙热,说出来的话是同窗间的讥讽,没异常。

  “班长,实在你不消挂念太多,我也不期望数学能考多高的分,能过及格线就行,100以上看命。”

  江暮行问:“你均匀分多少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宴好目不转睛,“没算过。”

  江暮行换了个成绩:“前次月考。”

  宴好声音很小:“65。”

  氛围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宴好的脑壳耷拉下去,发顶一根小呆毛跟着夏季微风晃了晃。

  江暮行半响启齿:“午时之前给你答复。”

  宴好抠抠手指:“嗯。”

  ——

  医务室在劈面那栋学习楼的二楼,内里没门生。

  宴好一去就被护士温顺照顾。

  “磕包了吗?我看看。”

  护士谨慎撩开他额前的刘海,笑道:“是个小帅哥。”

  宴好发明江暮行在看手机,都没看他一眼,顿时抿了嘴,蔫嗒嗒的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易通女性网 版权所有